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> 社区建设 > 社区文化
乳山俚语,你知道几个?快来看看有你老家的吗
来源:文明乳山  作者:  日期:2016-11-15 09:32:57

 俚语是俗语的一种,是民间自发创造的,不同于通行的歇后语、谚语、成语、词组等。俚语多数是由事例演化而来,并非粗俗之义,而多属风趣诙谐之语。俚语最能反映出一地人民的聪明才智、价值取向、志趣爱好、人文掌故等,是地域文化中的瑰宝。现将乳山境内有影响的俚语整理如下:

小孤山不熊其八里甸——清朝以前,大孤山镇南口村在外做官的人不少,到民国时期,八里甸村出了位学者叫于清泮,曾任民国山东省政府参议等职,重修《牟平县志》被举为总纂。这时,八里甸人自豪地说:“八里甸不熊其南口。”抗日战争时期,小孤山村出了位八路军团级干部叫丁山(共和国成立后曾任中国驻瑞士、阿尔巴尼亚、苏联、日本等国大使馆三军武官和国防武官等职),这时,小孤山人就自豪地说:“小孤山不熊其八里甸。”后来,这句话在乳山广为流行。(不熊其:方言比对方强的意思)

对不起北果子亲戚刘三邦——旧时,牟平县令到南乡办案,中午派饭到北果子村刘三邦家,刘家好酒好菜招待,县官喝得很愉快,就是上饭时,端上来的是黑饽饽,惹官不高兴了,他没有吃就放下了筷子。随从怕不吃饭不能赶路,包了一些黑饽饽路上备用。知县官不到天黑时就饿了,饥不择食,吃了随从带出来的黑饽饽,一入口,香甜极了,原来这饽饽是用栗子面做的,县官边吃边说:“回去当面道谢,不然对不起北果子亲戚刘三邦了。”(刘三邦:时为那一带的富裕人家)

刁家的黑面,心儿好——从前,现乳山寨镇刁家村,有一个人到地里给伙计们送饭。他带着黑白两样颜色的馒头,开饭时,把黑馒头分给伙计,自己却抓起白馒头往嘴里填。有个伙计生气地说:“东家,你黑白都在算计吧!”东家一听明白话中有话,急忙解释:“你们吃的那黑馒头,是栗子面做的,我不舍得吃。”伙计们一品尝那黑馒头,真是甘之若饴。“东家的心眼儿好,错怪你了。”伙计如是说。后来传成“刁家的黑面心儿不黑”,再后来传为“刁家的黑面心儿好!”(伙计:方言指打工扛活的人)

康家的儿子幺幺种——乳山某镇从前有一户姓康的人家,两代人有很深的代沟,老子叫儿向西,儿子偏要向东。老子很迷信,觉得康与糠同音,自己去世后不能埋在靠山顶的地方,因“糠”质地轻,容易被风刮走。临终时,他嘴上嘱咐儿子要把自己葬在山顶上;心里却想,儿子必反其道而行之,肯定是把他葬到山脚下的。想到这里,安详地闭上了眼睛。儿子一看老爹没有气了,心想惹爹生了这么多年气,从今往后再也没有机会挽回了,越想越悲痛,大哭起来,边哭边说:“这次我一定听爹的话,把你送到最高的山顶上!”(幺幺种:方言怪异倔强的意思)

六村屯交公粮不习惯——六村屯的邻村是白沙滩村,白沙滩村的孙传祝(中共牟海县委宣传部长,1940年首次将电影引进乳山)常在六村屯发动群众与日伪军做斗争。六村屯地处平原,旧时容易积涝歉收,日伪军下乡催收“公粮”时,人们总以此为理由拒绝。外村人问:“给二六鼻子交粮了吗?”六村屯人答曰:“不习惯!”(二六鼻子:26旅,方言泛指杂牌顽军)

白沙滩卖火烧的,越招呼越远——旧社会,白沙滩的火烧出名,其村卖火烧(烧饼)的人也多。其中有一位听力障碍者,人们要买火烧,招呼他停下来,他听不见,继续走他的道儿。人们向他喊:“有了东西怕卖呀,越招呼越远!”久而久之,演变为“白沙滩卖火烧的,越招呼越远。”此语在乳山南部流行。

绕涧卖沙碗的,越招呼越远——绕涧卖砂碗的人,卖给人家一个有裂纹的,由于心虚,忘记收钱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。人家追着付钱,他认为人家追着退货,跑得更快了。此语在乳山北部流行。

兔子啃马牙,莽莽起脸来了——旧时海岛上的兔子,没有人打扰,它们也不怕人。啮齿动物有磨牙的习惯,兔子时常到岸礁石上啃那种叫“马牙”的贝类。内陆的人进岛看到这种情景,觉得好奇好玩。兔子没有表情肌,天生的“莽莽脸”,所以人们就说:“兔子啃马牙,莽莽起脸来了。”(莽莽起脸:方言形容表情严肃的意思)

毛家的泥锅子有后劲——毛家村的孩子在春节期间,与邻村的孩子比赛燃放一种叫泥锅子的焰花。邻村的泥锅子火花喷得很高,毛家村的比不过人家。但毛家的孩子心服口不服,嘟嚷着说:“我们的泥锅子有后劲呢!”(泥锅子:方言指一种焰花,用泥捏成管形底座,泥干了后,装上火药,点燃芯子后,只喷火花、不爆炸)

战家夼小名得瑟沟——身体因寒冷、惊吓等原因引起的战栗,乳山方言叫“颤颤架架”或者“得得瑟瑟”,而“得瑟”一词又指人的性格张扬、不稳重;夼和沟,方言都有“山谷间的洼地”的意思;按同义,颤架对得瑟,夼对沟,人们就给现夏村镇战家夼村起了个“得瑟沟”的别名。该村有10多姓,同村男女青年恋爱结婚的较多。外村媒婆打不进去,就生气地说:“得瑟沟的年轻人就是得瑟,都得瑟到一块儿了。”因战家夼有“得瑟沟”的别称,后来就派生出“战家夼小名得瑟沟”的话,意思是指两种名称其实是同一种东西、两种现象其实是同一种性质。该村山好水好人更好,这纯粹是让同义词给闹的。(颤架:方言形容毛驴驮物的架子在颤动;小名:这里是同名、俩名的意思)

泗水头的甜瓜,管打管摔——旧社会,一位泗水头村的人到集市上卖甜瓜,有个瓜未熟,质地硬,尝瓜的人用手掰不开,急了,索性向石头上摔,那瓜也够“坚强”的了,像皮球一样弹跳起来,愣是毫发未伤。围观的人哄堂大笑,后来一传十、十传百,就有了“泗水头的甜瓜,管打管摔”一说。其用法或褒或贬,含“耐折腾、不在乎”的意思。

泗水头的甜瓜,管吃管拿——泗水头的甜瓜,香甜清脆,在乳山是有名的。泗水头有位老瓜农,怕“泗水头的甜瓜,管打管摔”影响他们村甜瓜的声誉,就时常把自家的甜瓜推到集市,嘴里吆喊着“泗水头的甜瓜,管吃管拿”,人们哪好意思白拿他的瓜,但他吆喝的这句话,大家记住了。后来,此语也得以流传。语含“待人热情、慷慨大方”的意思。此村为乳山贡献了两条俚语。

老刘家磕头挨片搜——旧时过年,晚辈要挨家挨户地给村中长辈磕头拜年,女婿到岳家来,也得照此规矩办。现下初镇中部地带有户姓刘的人家,打发人领着女婿出去拜年。这位姑爷倒好,刚磕了不几家,就来气了,走到有门的地方,不经向导介绍,他跪下就磕头,到了牲口棚门口也是如此。有人问:“你怎么在这儿磕头?”答曰:“挨片搜!”话越传越广,“老刘家磕头挨片搜”逐渐流传开来。(搜:方言含不漏下的意思)

赶夏村走石头圈,圈大的了——夏村以南的村庄流行此俚语。石头圈村在夏村北面。夏村以南的人赶夏村集,是不会经过石头圈村的。这话的意思是,舍近求远,做耽误时间的无效功。(圈:方言多走了弯路的意思)

驾马沟的李子黏榾——驾马沟一带,从前李子树较多。其果肉多粘连在果核上,吃时不容易啃干净。后来人们就是用这黏骨的李子,形容事物处于胶着状态,或者形容人的性格黏乎乎的、办事不利索。(骨:方言指水果的核)

东耿家卖坷垃盆,没有次货——从前,东耿家村有大窑,烧制出来的泥盆、泥罐、砂碗、砂缸等很有名,因而,该村有不少人从事这类产品的销售。那时多是串乡送货,马车拉、小车推。过去的路颠簸的厉害,小车推的,顾客往往不放心,检查的格外仔细。其中有一位推车叫卖者,总不厌其烦地说:“请放心,没有次货。”他巧妙地利用了瓷与次的谐音,为自己打好台阶。后来,人们用“东耿家卖泥盆没有次货”形容巧辩得好。此语在乳山南部地区较流行。(坷垃:方言指土块,意为盆是泥质的)

绕涧卖砂碗,没有次货——意思同前一条,此语在乳山北部地区较流行。

过年驴吃供了,不好也得说好——旧时过年,各家要在正房的正间北墙上挂家谱,家谱下面设供桌。供桌北端,立有写着近祖名讳的神主牌;供桌南端,摆放碗菜、饽饽等供品。有一年,有户人家,刚把“供儿”摆上桌,院里一头驴挣脱缰绳,跑进屋叼起一个“供儿”就嚼。儿急忙告诉爹:“不好了,驴吃供儿了。”爹教导儿:“大年三十要说吉利话,驴吃供儿了,不好也得说好!”(供儿:圆形大饽饽)

老迟家的北窗,挤不住了——从前,境内有崇信灵物的,不少人认为黄鼠狼、狐狸有超自然力量。海阳所镇西黄岛村的迟安岱,日子过得富足。他曾救过一只黄鼠狼,坚信好运是由此而来的。他在闲屋设供桌,敬祀“黄大仙”。冬天北风寒,农村要用墼封堵北窗,俗称挤北窗。迟安岱挤北窗,总要留个缺口,当别人提醒“北窗没有挤好”时,他总是回答“挤不住”,其实人们明白,他是给“黄大仙”留下的道儿。后来,人们用“老迟家的北窗挤不住了”,形容做事故意性出错、策略性地留下缺口。(墼:音挤,特制的泥坯,形状似砖)

于家的狗闲管两间半——旧时于姓人家有兄弟二人分家,共5间房子,兄住东、弟在西,各得两间半。弟弟在外谋生,将其租给别人做库房。兄搬进居住后,养了一条小狗。小狗以为这5间房子全是自已家的,不让租房子的人来取东西。人们便戏谑说“闲管两间半”,这就比说“狗拿耗子多管闲事”更具体、更形象、更生动了。(闲管:管闲事的简语)

 
     
首 页 |   专家研究 |  学习园地 |  旅游环境 |  人才信息 |  教育培训 |
Copyright © 2003 - 2019 中国社区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
支持单位: 北京众智创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
京ICP证110584号      京公网安备110108006249      京ICP备15005211号